小熊饼干

千人一面

关于谈谈的新偶。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

素还真:叫我声师兄,我教你梳中分。
谈无欲:师兄。
——啪——
就出现了图上这样

我真的真的不是黑粉

【朱箫】土味情话

“箫兄,你掉东西了”

箫中剑低头看了一圈“没有啊”

朱闻苍日指了指自己说道:“你丢了一个爱人,在这里”

【花羊】长厢厮守

是个三轮车。
我们走链接↓ 

https://shimo.im/docs/VqrSAiMs86ESydxk 



一大清早,李素就准备离开医馆。

李素一边揉着腰一边往医馆的大厅走,后面还跟着洛子宁。
大家都在大厅吃饭。
“素哥怎么早就起来赶路?快来吃个早饭,不然饿着怎么赶路啊?”阿芳边吃边说。
刚说完就有一个万花弟子腾出一个座位出来
“是啊,出来这么长时间也该回去了。赶时间就不和大家吃了。再会!”李素回答道。
“我去送送李素。”洛子宁边开门边说道。

两人刚出门。
“哈哈哈,我就说素哥是下面那个,你们看他是不是在揉腰?你们还不信,拿钱拿钱。”东方玖笑的那叫一个灿烂。
“切,说不定还是师兄呢…摸不准的,我洗碗去了”几个万花弟子很是不服气地拿着自己的碗走了。
“哎?别走啊,还没给钱呢”
阿芳拍拍东方玖的肩膀,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说道:“还是给人看病重要。”




扔张15年的画儿
最近整理画册 没想到我还画过这么虐的
临摹!找不到图了
我知道头发画得很…那啥啥

啊,我的幼稚园水平什么时候可以提升啊

还是lofter清静
什么认识的人都没有
虽然表面上很乐观,其实心里憋了好多故事没有说出口,比起一年前的自己我还是心里膈应的放不下

最近更一些小故事,很短,两三章就完结的那种

写给自己看

【原创】调香师_ 赤兰君

存戏 不喜勿喷
看图写话的水平
原创人物 过一阵码人设


嘎吱—— 门被人打开一人径直走了进来。
“呦,这次是哪家姑娘要调香啊?”人缩在房间中央椅子上挑眉问道。“是陈家大小姐要的香,和上次的效果稍微强一点,劳烦赤姑娘了”说的倒是客气的很。“上个月记得来过了,还没过多久怎么又来了?”嘬了口烟袋 吐了口烟,慢慢悠悠地问道。依稀记得有那么个陈家大小姐,要的香十分古怪,价钱给个合适,到没有偷工减料,怎么这么快又要香了。“陈家大小姐没多说,就是要,价钱比上次多了不少,就没多问”那人回道随便把一个沉甸甸的钱袋放在刚进门旁边的桌子上,“麻烦赤姑娘了”说罢,便走了。
看着自己烟雾缭乱了发梢,那人也回去了。

一个暗室,中间是一个四四方方桌子,桌子上放了大大小小许多不同的罐子,四面墙都是一个个抽屉,抽屉上贴着许多名称。
走到桌子跟前,白皙精致的手从桌上拿了个红色小瓶放在跟前,一手举起玻璃瓶轻晃,一手熟练地使用小勺子往里加香料。
很快房间里充满浅香和沉香交杂的味道但香味里夹杂着一些雨后草坪上的味道。玻璃瓶放在一边,从墙上的抽屉里找东西。鸡舌香四两,檀香、麝香各二两,藿香六钱,零陵香四钱,甲香二钱,分别用称量好,放在容器中慢慢地细细地磨十分认真生怕出点差错,直到这些味道充分混合。又一阵器皿碰撞的轻响。随着时间推移,原本房间里原本淡薄的香气渐渐加深,变得丰富醇厚。香气清雅,含生发之机。
很是满意地把调好香放入小瓶用瓶塞紧紧地塞住。
从暗室出来,把小瓶儿放在桌子上。拿走钱袋继续缩在房间中央的凳子上,一枚一枚地数钱。

调香过程参照寿阳公主梅花香
非专业!!!

存一点自己写的小东西「薛晓」

小学生文笔
严重ooc
不喜欢就别看了


晓星尘视角

你爱过薛洋么,并说出对他的感情20+


没有,得知身边两年的人竟是自己最厌恶,最痛恨的薛洋的时候,仅剩的一点感情也变成了恨。可能真真正正喜欢过那个薛洋扮成的无名少年,会逗我笑,噬甜,像孩子一样的少年。不过在义城最后几年,那就是本身的薛洋,他身上罪孽太深,或是遇见的有点晚,不过过程怎么结果终是无缘。

对薛洋这个人怎么看?20+


薛洋,无恶不赦 地痞流氓 算是有不共戴天之仇吧。虽然故事很让人十分心疼,不过这也不能成为借口。薛洋这人的确让人讨厌,不过能把这么一个人救活,在身边留了那么久,自己还真是可笑。
只希望不要在路边发现那个重伤的你,毫无瓜葛 各过各自的生活。



annnn:

#群宣#
#占tag致歉#
我我我又来群宣了!
一个正经的群宣,宣一个不正经的群……
秀秀禁了语C,所以这是个披皮水聊群
绝绝绝对不是语C,披皮改个称呼(极力解释……)
话题多变,大部分时间胡扯,小部分(???)时间奶一奶秀秀的三部曲……
非常皮非常皮,群名时常变化:
墨香三部曲→亲妈秀秀爱发糖(……)→秀秀糖水浇灌的油麦田(那段时间群里一直绿油油的……)→方言研究协会(连麦侃方言)→武华了解一下(沉迷楚留香)→漆黑大染缸(上一个名字让不明真相的武华党不小心上了贼船……在此抱歉了)→学术讨论群(讨论出了上图的题……)
所以您看,那么ooc的群一定不是语C对吧对吧……
快来玩啊……

杀手

六月,是多雨的季节,习惯了撑一支伞,在雨中独行。
从早晨就下着雨,和往常一样的撑着一把伞带着耳麦拿着东西出门了。
天空中的雨丝不停地飘落,那个城市,被蒙蒙细雨包围着,宛若披上了一件薄薄的纱。到一家旅店按着人说的号码找到房间。环顾四周,一个很暗的房间,拉开窗帘面对的是一栋写字楼。把东西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好像等待着什么。
烟盒里还有最后一根烟,点上,打火机亮了暗淡的房间,脸上显露出那忧郁深深的痕迹。这时耳麦传来一个男声
“到地方了没?”
“到了。”
“时间差不多了,准备一下。”
打开箱子,迅速地组装枪支,架起枪。调试着瞄准镜,慢慢地对焦清晰后,调整着呼吸。等待时机的到来。写字楼里一个男人的身影闪过,在那一瞬
“咻————”
用灼热的火舌给目标送去死亡与毁灭;狙击手在无声无息中让目标迎接死神的召唤。
看到目标被击倒,目标周围有些人聚集,看到这幕,嘴角微微上扬,心里满是喜悦,随后迅速收拾东西离开这里。




一个脑洞,喜欢记得点个红心和蓝手哦
爱你们